<cite id="2sjom"></cite>

<cite id="2sjom"></cite>

        <rp id="2sjom"></rp>

        四川警察學院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我的校友 > 校友故事 > 正文
        內容頁

        我是警三代,家族這一脈傳承了70載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3日 18:54   文章來源:   瀏覽次數:

        人物素描

        陳戎亮,男,漢族,四川成都人,中共黨員,學校2004級偵查五區隊學生,2009年順利考入了成都公安選調到溫江公安局公平派出所,成為了一名社區民警,兼顧溫江分局警務實戰技能的培訓。


        見證歷史的70年,傳承光榮的三代人

        這一期的主人公陳戎亮,陳家祖孫三代都是人民警察,爺爺是新中國成立后成都第一代警察,父親是一名工作38年的老交警。

        他們經歷與傳承著警服的演變、設備的更新、技術的飛躍發展。唯一不變的,是他們早已刻進生命里的正義感,對工作堅持與鉆研的精神,以及全心全意保衛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使命感。


        新中國成都第一代警察

        爺爺破案抓逃犯,絕不手軟

        陳玉貴,是陳戎亮的爺爺,今年84歲了,身體十分硬朗,言語清晰有邏輯。“我在1949年底參加公安工作,是新中國成立后成都第一代警察,從警30余年。”看著電視機里軍人們英姿颯爽的風采,陳老不禁回憶起當年從警時的崢嶸歲月。

        陳玉貴當過通訊員,四處奔走上傳下達;干過刑偵,抓毒販打擊犯罪分子絕不手軟;戶籍、治安等各方面工作從事起來也游刃有余。雖沒有接受過系統的專業學習,憑著在實際工作中積累的經驗,破了不少案子。從警30余年來,先后在成都市公安局原三分處、桂王橋派出所、芷泉街派出所、東城分局預審股、東城分局等多部門任職。

        江山代有人才出,到了1979年,陳家警察事業的接力棒,也就順理成章的交到了老人的兒子陳衛手里。

         

        當了38年老交警的父親

        見證成都交通變遷

        工作初期,陳衛負責在路面指揮交通,早上7點半上崗,晚上10點收崗。不過那時成都汽車還很少,到了晚上9點過,基本路面沒有什么車了,最忙的時候是早高峰,自行車特別多,需要進行疏導。這一切在改革開放以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陳衛回憶,機動車數量猛增,道路還沒有擴建,遇到早晚高峰和節假日,交通經常堵塞,每次需要派四五個人前來支援進行,一人一個十字路口,另一人站在中間指揮,排堵全靠人力。“以前紅綠燈需要人工按手動控制,哪像現在科技發達,全是自動化”。

        后來,隨著科學技術和經濟的發展,道路擴建,車流量大了。如今的交警職能也發生了變化,并不是單一的在路口指揮交通,還會去處理路面事故、糾正亂停亂放。


        傳承光榮職業

        孫子成警務教官

        如今,陳玉貴和陳衛父子倆都已是華發叢生,警察世家的接力棒也傳到了陳家第三代人手中,他就是陳衛的兒子:陳戎亮。受家庭環境的影響,孫子陳戎亮從小就很喜歡警察這份職業,“警察有正義感”。

        在他的記憶里,小時候逢年過節,父親因為工作常常在崗位上值守不在家,平日晚上整治行動也會很晚才回來。令陳戎亮感觸最深是在上初中的時候,有一次父親沒有回家吃晚飯,家里突然接到電話,說父親在處置嫌疑人的時候被對方重傷了。接到消息后,他和母親迅速趕往醫院,看到父親躺在病床上,陳戎亮心中敬佩之情自此而生,“那一刻,正義感特別強,我覺得警察真的是一個很神圣,很了不起的職業”。

        在填報高考志愿的時候,陳戎亮毅然報考了瀘州警校,大學畢業后,2009年順利考入了成都公安選調到溫江公安局公平派出所,成為了一名社區民警。

        “以前在我心中,警察應該常常面臨一些激烈的場面,比如抓捕飛車奪包,盜竊案嫌疑人等等。”可是,在陳戎亮真正當了警察之后,他發現,大部分時間都是與老百姓打交道,解決他們的求助、化解糾紛等等。

        陳戎亮回憶道,工作初期,在一次開車上班途中,一位社區大姐認出了他,稱有急事請幫忙載她一程,陳戎亮果斷答應了。結果回單位開會遲到,在告知了遲到原因后,他得到了領導肯定,“為人民服務,在群眾有困難時出手相助。”那時,他意識到當警察不一定要做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做好工作中點點滴滴的小事,對基層民警來說最有成就感。

        后來,警務技能突出的他在一次比武中被發掘了射擊的特長,被選為了市局訓練支隊警務實戰技能的教官在派出所工作擔任綜合指揮室民警的同時,兼顧溫江分局警務實戰技能的培訓。


        特殊職業:

        逢年過節難相聚

        第四代6歲曾孫,長大也想當警察

        因為工作的特殊性,陳家人逢年過節時需要堅守在崗位上,很難相聚,只能通過提前或是延后的方式才有機會相聚。

        如今,這個家庭已經有了第四代,陳戎亮有一個6歲的兒子,同樣受家庭的影響,兒子十分有正義感,很喜歡警察這個職業。“用老師的話形容他就是一個居委會大媽,愛管閑事,看到別人做得不對的地方,會上前去糾正。”陳戎亮說,兒子還非常喜歡讓自己到幼兒園去接放學,甚至還希望自己穿警服去。有一次,兒子回到家中后,還跟媽媽說:“我想當警察。”陳戎亮表示,等兒子長大,他會尊重兒子自己選擇。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間祖國各行各業得到了蓬勃發展,人民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人民的平安與幸福,需要一代又一代公安人無私奉獻和忠誠來守護。在人民公安民警這個光榮的群體里,陳家老少三代人一直以實際行動,踐行著入警時的初心使命。


        這是這陳家的傳承

        也是川警院人的故事

        有著這樣特別的故事,陳戎亮充滿無比的自豪,更是有一些話想對母校和大家說。

        各位師弟師妹:

        你們好,我是04級偵查五區隊學員陳戎亮。現任成都市公安局溫江區分局公平派出所民警。非常高興可以在校友故事這一版塊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希望能對各位同學將來的從警之路有所幫助。

        我家三代從警,也正因為我父親,所以我從小便立志從警。記得他的各種執勤和加班使得我們一家三口很難在除夕之夜坐在一起吃上一口團年飯。很多人會為家人因工作忙碌而缺失的陪伴惱怒,但我卻視之為一種榮耀。因為那份虧欠來自于一種責任擔當。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這份責任與擔當,當你帶著對家人的虧欠披星戴月,巡邏執勤的時候,其實你正穿著象征正義的制服,擔當著法律賦予的身份,在人群中踐行著自主角光環的神圣使命。這就是兒時向往的光榮。這就是毅然報考警院的源動力。

        距09年前考上警察已過去十個春秋,相比于入警之初,警察隊伍不論從業務水平還是裝備配置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的破案手段更加高效,更加多樣,社會管理也日益創新,越發精細化。與此相對應的是對人民警察自身素質的要求越來越高,光憑著一腔熱血已經很難適應當前公安工作的需求。隨著公安改革創新的深入發展,對人才的需求呈現出多元化趨勢。外語、網絡、宣傳等等,作為預備警官,越是努力發展自己的特長,才越有可能在現代化警隊激烈的人才競爭中脫穎而出。

        時代在進步,祖國在崛起,在這建國70周年大慶之際,我不得不提我的爺爺,陳玉貴。他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代人民警察,七十年的風風雨雨,他跑過戶籍也干過刑偵。經歷過困難年代,也見證了民族復興。如今早已退休的他常常讓我感懷,感激他的不懈奮斗,在百廢待興的年代打下基礎;同時也感激自己的父親接過爺爺的大旗并帶領我繼承光榮的傳統。我的兒子已經六歲了,或許將來會帶著家里的第四代警察的榮耀再次走入母校的殿堂……

        這是我們家三代警察的故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也許就是這個故事最好的標題吧。

        關閉

        十分快3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